移动版

主页 > 电子游艺 >

大热门电竞俱乐部竟然解散了(人民邮电报专栏《乐游记》84)

一夜之间身价倍增的结果,是运动员们更乐意于去走穴,而不想再枯燥的训练,其身价也超出了原本就没钱没支持的民间电竞俱乐部的承受范围。

大热门电竞俱乐部竟然解散了(人民邮电报专栏《乐游记》84)

文/张书乐

在电竞行业备受关注的时间节点上,也有不那么火热的消息传出。在2015年的11月17日,一则电子竞技俱乐部DK宣布解散的微博声明在电竞圈中扩散开来,其首席执行官Andy在声明中阐述的解散原因有国内俱乐部和联盟体系都不完整、电竞圈拼钱挖角大环境畸形、少数俱乐部成员认为俱乐部管理不人性化、官方赛事对外援问题的不断变卦等。    

或许对于很多圈外人来说,DK俱乐部是一个很陌生的存在。但若以金牌论,这个在2010年才创立的电竞俱乐部,所获得的各种冠军头衔,包括世界级大赛冠军头像,依然是车载斗量。然而这样一个俱乐部,在熬过了电竞冬天之后,却反而解散了,“五年,我们真的尽力了。”DK俱乐部解散声明里的这句话,恰恰透出了一种悲凉。    

正是突如其来的幸福,导致了这一结局。在一则正面消息中,可以看到这样一句话:“2011年月薪不过1500元的职业电竞选手卢本伟,在2015年上半年与斗鱼直播平台签约后,年薪达到8位数。”而在圈内的朋友解读中,这个看起来咸鱼翻身的消息,却实在是电竞行业的噩梦——没有人乐意去打一场几万元奖金的比赛,还不如去做个解说,动嘴的比动手的还赚得多。    

来自方方面面的诱惑也越发强烈。除了各种直播平台从俱乐部挖角外,各种想要借力电竞来盈利的周边产业也在虎视眈眈。其中最知名的,就是在2015年5月,淘宝主动与WCA大赛合作,启动面向电竞领袖的WCA PLUS成长计划,通过开设淘宝电竞星店、直播间的方式,挖掘、分享电竞粉丝所带来的流量价值。一言以蔽之,让电竞选手帮忙推销货品。    

而即使没有淘宝加入,这一情况也早就存在,早前专栏中曾提过的“肉松饼拯救电竞”的故事,某知名选手,一边开着淘宝店卖肉松饼,一边在自己的电竞教学视频中插播淘宝店广告,结果上线第一个月就卖掉了十几万个肉松饼。而淘宝的入局,不过是让这种生意更常态化了。    

这一切其实都是在按照传统体育经济的轨迹在运作,所唯一区别的是,作为电竞产业最核心支柱的电竞选手,其本身并非街头随处可得的游戏玩家,而是标准意义的上的运动员。而和我们传统运动项目的“举国体制”不同,电竞一直都是草根级的民间自筹,无铁饭碗可言,除了长期不被人看作是运动员外,其真正要具有比赛实力,所需要参与的集训和付出的努力,和传统运动员其实是一样的。    

一夜之间身价倍增的结果,是运动员们更乐意于去走穴,而不想再枯燥的训练,其身价也超出了原本就没钱没支持的民间电竞俱乐部的承受范围。随着资本的涌入,俱乐部反而没有获益,却运营成本翻倍。于是,流失开始了……    

这还不是最关键的,因为这一幕在传统运动项目中早不是新闻,当年的田亮事件就是最佳的注脚,毕竟哪里来钱快就投向哪里,本无可厚非。但真正可怕的是,作为一项运动,电竞还太年轻,不像传统项目走出去几个冠军后,立刻会有数百倍的新生力量填补。    

电竞没有,数来数去就那么多知名选手,甚至还需要到韩国挖角来填空。一夜之间大量选手的流失,俱乐部就算不解散,也没法打比赛了。

(责编:董思睿、杨虞波罗)